山东时时彩500期走势

海若:尋找逝去的蹤跡

(2017-08-08 15:37)

  我的外祖父馮澄如先生(1896——1968)是中國生物科學繪畫的創始人。這是一門寂寞的坐冷板凳藝術,但也是一門了不起的藝術,它橫跨科學與美術。

  今年春節剛過,我意外地接到北京的一個電話,給我來電話的是一位聲音輕柔的中年女性,她是中科院植物所的畫師李愛莉,中國植物科學畫的第四代傳人。我想起來了,幾個月前,她曾經在我的新浪博客里留過言。在李愛莉的學術交往圈子中,她曾經遇到了國外生物科學畫界的一些同行,其中有些人很想知道這個畫種在中國開創和發展的過程,其中有一位美國的學者甚至直接對我的外祖父馮澄如產生過很大的興趣,但卻苦于馮澄如留下的歷史文獻資料太少,他們的探索研究無從下手。馮澄如的后人是誰?他們都在哪里?李愛莉一直在幫這位美國學者找尋。忽然有一天,她在中科院南植物所一位同僚的新浪博客里看到了我對博主的一篇關于“植物科學畫是正在消逝的藝術”的文章做的點評,在這個點評中,我明確地表達了這門藝術不會消逝的觀點,并說明了自己就是馮澄如的外孫女。看到這則點評,李愛莉如獲至寶,當即來到我的博客里留言聯系我,不久,我們互換了聯系方式。

  這個電話中,李愛莉告知我;第19屆國際植物學大會今年將在中國的深圳仙湖植物園召開,時間是7月24日,國際植物學大會每六年才舉辦一次。這屆大會有兩個第一次,一是中國第一次承辦這樣的大會,再一個是這樣的大會第一次在發展中國家舉辦。為了取得這次大會的圓滿成功,大會組委會做了精心策劃,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在大會期間,將在深圳舉辦一場為期六天的中外植物科學畫展。

  與以往國內舉辦過的植物科學畫展不同的是,此次畫展將對中國百年植物科學畫的發展史增添一項回顧展。展廳中除了當代中外優秀植物科學畫家的作品,還將設立一個歷史展位,這個畫種在中國的創始人馮澄如的畫作、生平簡介及其歷史功績將會放在歷史展的首要位置!為了能夠做到這一點,畫展籌備方需要得到我的幫助。

  在感謝李愛莉的同時,我對這個電話的第一感覺是:他們找對了人!雖然我的外祖父有五兒三女,且第三代的孫兒孫女、外孫外孫女加在一起更多達十八人,但在外祖父的晚年,唯有我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時間最長。從我繞膝記事起到一九六八年文革中他含冤辭世,我和外祖父母在一起整整生活了十四個年頭。那時候,外祖父已身無分文,靠子女寄來的微薄生活費維持生計。記得那時候的夏天,外公總是穿一件背上盡是小窟窿的老頭衫,冬天外出散步的時候穿一件補過很多次的舊棉袍子,脖子上是一條紗線針織的圍巾,唯有頭上戴的一頂掉了毛的狐皮帽子還能讓人看出他曾有過的殷實與富足。但他的精神始終是充實樂觀的,他時常唱念唐詩宋詞,寫作并不斷修改他用畢生心血凝成的專著——《生物繪圖法》,給我和我的妹妹檢查家庭作業,有時候向隔壁的一位畫家討來一兩張宣紙,也揮毫潑墨作畫……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他應該會在雖不富裕,倒也算平靜的天倫之樂中安享晚年。  

  

  那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浩劫斷送了他生存下來的最后一點點尊嚴與空間,他不服北京中科院植物所追到南京來的造反派給他扣上的歷史反革命的帽子,在留下一紙《我一生清白》的遺書后,吞服下幾十粒安眠藥含冤辭世。

  時至今日,我已經到了做奶奶的年齡,但外祖父去世那天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似乎也就是從那一天起,內心百般疑惑的我一直盼望著這個世界對外公能有個正確的說法!這個希望終于在外公去世的十年后盼來了。記得那是1978年,我在《人民文學》上讀到了報告文學作家徐遲先生的紀實作品《生命之樹常綠》,這是寫亞熱帶植物學家蔡希陶的,文章中提到的兩位中國植物學界的泰斗胡先骕和陳煥鏞對我來說如雷貫耳,我外祖父活著的時候經常對我說起他們。我把這篇文章讀給了我外祖母聽,外祖母說,當年在北平靜生生物調查所,蔡希陶曾經是我外公的一個年輕的同事,他應該算是胡先骕的學生;而華南植物所的創辦人陳煥鏞和外祖父母的關系更近,他是我大舅馮鐘元的岳父。他們都沒問題了,我外祖父還能有什么問題呢?

  與外祖父平反昭雪的同時,中國迎來了科學與藝術的的春天。1979年以后,伴隨著中國植物學會下轄的全國植物科學畫專業委員會的成立和馮橙如的長子馮鐘元(第二代植物科學畫領銜人物,中科院華南植物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出任首屆委員會主席,民國時期在生物科學界流傳一時的“唐家的鳥兒,馮家的畫”的說法又被傳媒界提了起來。《文匯報》、《光明日報》、《大自然》等報刊先后刊出了配有彩圖的專文《馮家的畫》和對馮鐘元、馮鐘琪(馮澄如的親侄子,動物科學畫家,中科院動物所研究員)、馮晉庸(馮澄如的遠房侄子、中科院北京植物所高級工程師,植物科學畫家)等馮家科學畫第二代傳人的專訪。由我的外祖父馮澄如所開創的生物科學畫這一冷僻的畫種終于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中國,在他的第二代、第三代傳人手上興盛起來。

  現如今,第二代畫師都已進入了耄耋之年,有的已經離開人世。

  在生物科學畫的繼承發展中,伴隨著顏料、印刷、電掃描、電子顯微、電腦、互聯網等現代科技的進步,中國出現了曾孝廉(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植物科學畫家,高級工程師)、李愛莉這樣優秀的第三代、第四代植物科學畫家,較之前輩畫師,他們的作品科學表現力更精湛,藝術感染力更高超,他們在國際同行中也享有很高的聲譽。今年即將在深圳仙湖植物園召開的世界植物學大會中的植物科學畫展的評審籌備工作,已責無旁貸地落在了他們的肩上。

  他們沒有忘記近一個世紀之前,這一畫種的中國開創人馮澄如先生的篳路藍縷之功,也沒有忘記他們直接師從的馮鐘元、馮晉庸、馮明華(馮澄如的長女,中科院海洋研究所海藻科學畫家,高級工程師)等承前啟后的第二代畫師,更沒有忘記這一畫種正在他們的手上繼往開來的使命。因此,深圳仙湖植物園的這屆植物科學畫展的中國展廳里,既有百年回顧展——馮澄如的生平介紹和作品,“馮家的畫”第二代畫家馮鐘元、馮晉庸、馮明華等先生的作品,也有第三代第四代畫師的鼎力之作;同時還有一批80后、90后年輕畫家的新作,他們中有的還是美術學院或高校生物、園林等專業的在校學生。

  今年上半年,我和一些朋友們為找尋我外公散落在民間的植物科學畫石版印刷作品四處奔波做拷貝,現在,展會時間已進入了倒計時,我來到北京的親友那里,為的是把我外祖父母流傳下來的一本珍貴的民國相冊做一份電分掃描,當然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外祖父年輕時的半身像和我大舅馮鐘元的結婚照。但意外的是,我北京的親人今年四月初不慎將這本珍貴的相冊遺失在了從望京往清華園行駛的一輛出租車上。這本相冊文革中有過一次劫難,中科院的造反派曾經抄走過,后來還回來了,但扣押了我外祖父與胡先骕、秉志、唐進等科學家的合影,而且一直沒有歸還。這一次遺失幾乎全軍覆沒!好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我外祖母去世之后,馮澄如的小兒子,我的小舅,清華大學教授馮鐘平對這本相冊中的部分照片做了翻拍沖洗,但清晰度遠非原版照片可比。

  我沒有死心,我還會在民間找尋這本相冊。因為,今年深圳仙湖植物園即將開展的植物科學畫展中對我外祖父的追憶意義重大,這是對他的畢生成就做出的真正有高度的歷史定位,盡管這一切遲來了大半個世紀。

  * 注:(1)這篇文章作于今年6月,當時,第19屆(中國深圳)國際植物學大會還在籌備之中。到今年7月24——29日,大會已在深圳圓滿召開。本文作者應邀參加了此次大會的植物畫展部分。(2)本文中的插圖為馮澄如先生的石版套色印刷畫,作于1934年。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山东时时彩500期走势 时时彩组选包胆公式 北京pk十赛车免费计划 时时彩彩票站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 重庆十分彩开奖号码 亿游国际怎么下app 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大乐透100%的出号规律 金尊国际时时彩平台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