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时时彩500期走势

陳社:有關“里下河文學”的一段往事

2013年12月02日 10時43分 

1987年夏,泰州市文聯醞釀對所辦的《花叢》文藝期刊改版,新組成的編委會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此前,省里對各類期刊全面整頓,決定全省的縣級文藝刊物原則上停辦,《花叢》名列其中。經過幾番努力,《花叢》得以保留。因此,文藝界的同志們對它的幸存分外珍惜,寄予了滿滿的期望。
關于《花叢》的定位,比較一致的看法是,作為一份以文學為主要內容的期刊,它首先必須立足泰州,為泰州的作者、讀者服務。在此基礎上,可以就泰州文學的淵源和發展、風格和特征、重要作家和作品以及與社會、與周邊地區文學的關系作出一些探索。
由此出發,便議到了《花叢》的更名問題。泰州是新中國建立伊始最早成立文聯的縣級市之一,幾年后《花叢》誕生,先是手寫手繪,分頁布置在群藝館的街頭宣傳欄。后逐步升級,由油印而鉛印,成為一份像模像樣的文藝期刊。顧名思義,《花叢》當是百花園中的一叢吧?位微卻意遠,稍感不足的是少了地方元素。
于是,便提出了兩個方案。一曰“里下河文學”,二曰“蘇中文學”。
主張“里下河文學”的幾位認為,歷史上的泰州已涵蓋了里下河地區的不少地方,而今又以“里下河門戶”聞名遐邇。若以里下河為名,不僅地域特色鮮明,也頗具文學風味。尤其有了汪曾祺這樣的領軍人物,再有泰州及周邊地區一大批老中青作家和文學愛好者緊隨其后(譬如沙黑的《街民》等系列短篇就頗具“汪味”,堪稱精品且影響不凡),長期以往,“里下河文學”必將如同孫犁、劉紹棠、從維熙等的“荷花淀”派,趙樹理、馬烽、西戎等的“山藥蛋”派一樣,成為文學上的一個深礦和一面旗幟。若名“蘇中文學”,則失之于一般,缺乏特色,不怎么叫得響。
主張“蘇中文學”的幾位則認為,如今的泰州已是小了的泰州,大半地區都不在里下河之內,打出“里下河文學”大旗的應該是“興(化)高(郵)寶(應)”等里下河腹地,而且適宜由汪曾祺先生其人其文所依的高郵來領頭。我們用此名有失謙恭,還難免“種了別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泰州地處江蘇的中心位置,可謂蘇中之中,泰州文學既是“蘇中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又與蘇中其他地區的文學淵源與共、互為影響,有著較多的聯系和趨同。《花叢》立足于斯,可謂適中。
見仁見智,各有道理。顧農(時任文聯副主席)等人便提議,不妨聽聽汪老的意見,同時請他題寫刊名。當即推舉編委中的高郵人子川和曾在高郵插隊多年的沙黑負責此事,子川又轉托給時在《文藝報》工作的王干(王干曾求學、就職并婚娶于高郵,號稱“半個高郵人”)——老鄉找老鄉,兩眼淚汪汪。后來,汪老的題字來了,寫的是“里下河文學”。
不過,《花叢》最終還是沒有更名。主要的考慮還是先踏踏實實的做事,重在為泰州的作者、讀者服務。不妨沿襲“位微意遠”,不在打什么旗號的問題上糾結。但編委們仍有幾分不甘,況且既然改版,總得坦陳一下自己的主張吧?于是由徐一清(時任《花叢》副主編)寫下了《花叢》改版第一期的“卷首漫語”:
“多少年前,這里是一片海。
   海向東移,留下了一片土地。
運河以東,江淮之間。它曾屬于吳,又曾屬于楚,卻自成一個封閉的體系。
   遠自新石器時代,就已發展了自己的獨特的文化。
   麋鹿文化——紅粟文化——鹽文化。
   它就是古海陵。它是古揚州文明的厚土。擴而大之,新四軍稱之為‘蘇中’。
   在這塊閉塞之地,曾產生書法家張懷瓘、小說家施耐庵、哲學家王心齋、詩人吳嘉紀、畫家鄭板橋、美學家劉熙載和戲劇家梅蘭芳等等全國性和世界性的文化精英。
   今天值得我們研究的,也許倒不是他們,而是曾踩在他們腳下的這塊土地。
   這一幾乎尚未為世所識的文化積淀區,正有待文學審美的探索和挖掘。
   當時代的大潮,一次次卷過這古老的土地,那動蕩和變遷中的種種心態,自是鄉土的民族的靈魂的呈現。
   我們主張建立凸現在地域文化背景上的蘇中文學。
   它可以飛得很高很遠,卻是從腳下深厚的土地起飛的。
   沙黑的《街民》,先見于《收獲》,其中的《胡驢子》又轉載于《新華文摘》。本期推出他的《街民》之二,則是我們主張的進一步實踐。
   雨城的小說三題,雖寫軍營生活,卻與他的頗得蘇中氛圍的《小城》一脈相承。
   我們歡迎這樣的踏實的努力。
   蘇中文學,我們搖動的心旌!
   老作家汪曾祺導夫先路,中青年作者日夜兼程。本刊力雖不及,但愿逐漸調整角度,以立足泰州,面向蘇中,探索、開拓、深化和推進蘇中文學。”
20多年過去了,再看泰州,早已又是大了的泰州了。泰州的《稻河》、海陵的《花叢》、姜堰的《羅塘》、靖江的《孤山》、興化的《楚水》、泰興的《銀杏樹》……枝發四方、繁華競綻,文學泰州的地域、實力和影響均遠遠超出了往昔。而“里下河文學”的探討和研究正吸引著眾多的目光,已然成了一面旗幟、一張名片了。(2013年11月12日)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山东时时彩500期走势 澳贝娱乐平台多久了 赵明福11选51秒定胆 欢乐斗牛下载 2019海南七星彩规律图98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凯撒娱乐代理 重庆老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 在线计划网站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